首页>葡京注册>葡京娱乐

陈年喜非虚构散文集《一地霜白》出版发行

文章来源: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:2022-02-22

  陈年喜全新非虚构散文集《一地霜白》近日由山东文艺出版社出版。书中收录了他近年来创作的多篇非虚构故事及散文,故事回望故乡风物和异乡风尘,勾勒命运长途中的足迹,记录同路人的生死。粗砺而诗性的文字,展现了在命运风暴里挣扎的人,如何奋力在人间荒野踏出坚实的路。

  

《一地霜白》,陈年喜  著,山东文艺出版社2022年1月版

  陈年喜1970年出生在秦岭脚下一个叫峡河的小山村,家乡的孝歌、秦腔、鼓书等传统文化带给他最初的文学启蒙。1999年,为谋生计,他开始16年的矿山爆破生涯。漠野天荒,风雨飘荡,他在地下5000米开山炸石,也在矿洞、工棚里用生命写下滚烫的诗行,抒发着“再低微的骨头里也有江河”。2015年颈椎手术后辗转贵州、北京等地从事文职,并开始非虚构写作。其作品和事迹打动千万读者。2016年,应邀赴哈佛大学等名校进行诗歌交流,获首届桂冠工人诗人奖。2017年,所主演的纪录片《我的诗篇》上映。2020年受邀做客中央电视台节目《朗读者》,确诊尘肺病后回到家乡继续写作。2021年入选《南方人物周刊》2021魅力人物“100张中国脸”。

  凭借克制而深情的叙事、苍凉而诗意的文风,陈年喜的诗集《炸裂志》及前两本非虚构作品集《活着就是冲天一喊》《微尘》均实现口碑和销量双丰收。山东文艺出版社此次推出的《一地霜白》是陈年喜的又一心血力作,描摹风物20余种,刻画人物50余位。书写矿山生活和城市漂泊之外,作者在本书中回望故园春秋,回到矿工前的自己,诉说苦寒童年的残酷与温情,讲述至亲至爱间的感动,并为村居生活做见证式留影。这是一部苦难之书,也是一部温暖之书,必将触动我们内心最柔软的角落,赐予我们在绝望中寻找希望的力量。“愿霜色如华,照彻形色匆匆的人。”

  

  【自序】

  流水坐过的台阶

  为这本册子取书名时,很费了一番踌躇,最后终于确定下来《一地霜白》。其实也没有什么深意,对于这个世界来说,对于生活与命运来说,霜,实在称得上永恒之物。

  

  在经历书中大部分事件时,我尚年轻;在出版这本薄薄册页时,已华发丛生。对于读者来说,这或许是一本散文集,而在我,却是时间风尘的证词。岁月流远,唯有默念,唯有相望相惜。

  我本愚钝,性格懒散,一生失败的人都敏感而胆怯。内部命运与外部命运相互争斗,白天与黑夜彼此臧否,有时清醒,有时迷失。常常从一页白纸出发,又在一页空空的纸上回归。

  收拢完这些文字时,想再打磨一遍,突然发现自己没有了力气,发现在写作它们时,状态是最好的。就像经历过的那些生活,我已无力画蛇添足。我书写了它们,它们又将我书写。我一直没有找到一种方法,找到一个出口,使写作变得从容,它们纠结又短小,包括这篇。我想,我将用一生来寻找。

  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写作,我也没有答案。就像一个人走在路上,会突然失声笑起来;或者夜深人静时,会突然用被子裹住头,泪流满面。

  记得有一年,与一群人颠沛到黄河三门峡一个叫槐扒的黄土峡谷段,彼时初春无雨,源头雪山未化,黄河裸露出一节节嶙峋的河床。这些流水和时间坐过的台阶,向远方铺排。它们经历了什么,见证了什么,又似乎一无经历和见证。

  我们坐过流水,又被流水坐过。彼此留痕又彼此忘却。

  逝水流长,追赶春天的人一身霜白。春风与朔风互为永恒,欢欣与悲伤互为永恒,生与死互为永恒。人在无数永恒之物间穿行,倏忽而过。

  一地霜白,愿白霜超越本身,愿霜色如华,照彻行色匆匆的人。

  陈年喜

 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十日

书记信箱 陕西澳门葡京娱乐
微信公众号